苦杏仁

老屋所依,青山索居。

梅雨季

梅时,雨总是下了停,停了又开始落,不畅快
打落的树叶散了一地,倒有些别致
还有偶然路过的鸟儿在雨水的涟漪上踩着欢快的踢踏
忽而又飞走了

杂谈有时

最近又买了一些书,然后努力让自己空出一些时间,离开手机,静心阅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独处让我觉得有点珍贵且害怕,可能是工作性质的关系,网络营销,毕竟需要强迫自己放置在这个川流不息又暗藏汹涌的浑水中。偶尔会享受忽而的追捧感带来的虚荣心,也经常会将一些在做面包时候闪现在脑海的小段子与人分享。但这些到头来还是如浮沫般化开,只剩下一片浑浊不堪。久而久之,我便会害怕触碰那些被精心雕琢出来的文字,害怕他们让我无法在流光溢彩的网络社会中驻足,也害怕太过于享受这样的独处而使家人焦虑。

上周末去了堂姐新家吃晚餐,竟出奇地聊了一个通宵。其实也不太记得有多少话题值得我们彻夜未眠,只是可能这样的一个生活...

关于我的上进心

昨晚睡觉前看了一期《奇葩说》,此期辩题是“没有上进心,我错了吗”,对于一个自认为上进心爆棚,甚至有时候觉得被这种上进心所困扰的人而言,关于这个题目我也很想表达一些自己的想法。

当然,我不用参加比赛,所以我只想谈谈我的上进心,对于这个题目,我想在前面加上两个字——如果,如果我没有上进心,会有错吗?那么我的回答一定是“没有”。大多辩手都会针对“上进心”这个词进行分析,上进心不等于功利心,我觉得有理,但是上进心一不小心就会演变成功利心。以前在老屋,我的想法是“有面包可以做,有风景可以赏,有书可以阅,足矣”。当我本着上进心,将这份原有的兴趣逐渐发展成事业,我好似更加努力,工作的时间多了,赏花的时间少...

油渍番茄干罗勒欧包vs小米葵花籽欧包。仍然还是对天然酵种满满的爱。

我将残余的青春义无反顾献给了这看似孤独的事业。花季过后并非凋零,而是另一种姿态的绽放。

出行,在陌生的环境与不同的人对话,更深层认知自我与他人。

逐渐修一颗匠心。

伴我左右~

最耐的寂寞的,是冬天的山,褪了红,褪了绿,清清奇奇的瘦,像是从皇宫走到民间的女子,沦落或许是沦落了,却还原了本来的面目。是头裸裸地显露,依稀在草木之间。草木并没有摧折,枯死的是软弱,枝棵僵硬,风里在铜韵一般的颤响。冬天是骨的季节吗?是力的季节吗? —贾平凹

现在做面包会思考地更加深入,也会在同一款式上做不同的调整来达到自己觉得满意的口感。陈绮贞在书中说到“日常生活的美,常是美在心甘情愿的一再重复一件看似无趣却乐此不疲的事情。”感谢它们赋予我的生活如此安静别样的美丽!

2 / 24

© 苦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