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杏仁

老屋所依,青山索居。

我想说,近来偶尔会被突入其来的孤独感袭击。不,也不算偶尔,一周总有那么两三天的频率,甚至会主动约高中同学去KTV摇俩小时骰子,甚至会为约见表妹介绍的公司男同事而精心打扮一番,即使潜意识里总会有清晰的认知,他一定不是那个人。
而立之前的光阴倒不在乎虚掷在此些琐碎上,而是在无止尽地探究这种孤独感的来源—可能是年岁渐长的身体经常所出现的不适感,还是社交网络上他人精心营造的幸福感,抑或是从小培养的不自信感…明知道这种探索也许会无任何意义,但我还是希望这种可怖的孤独感切实地存在过,虚妄过,焦躁过,如果脱离了,我一定是更好的自己。如果摆脱不了,也一定是自作自受的苦果,就该接受这样的结局。

咖啡店随笔

说真的,我经常独自享受坐在咖啡馆一角观察周遭的陌生人们。年前的商场知名咖啡店内来往的人真不少,所以今日收获颇丰。
90后的年轻情侣们神情专注地点击着手机屏幕,毋庸置疑是在享受着游戏世界的愉悦,偶尔发出肆无忌惮的大笑,似乎在宣誓着年轻的张狂。
今日咖啡店的最佳男主一定是要颁给窗边那位一个人对着空气演讲的怪叔叔了,其实此人年纪不大,约莫三十有几,着装也挺体面,所以我会心怀好意地假想他是否在为哪个重要的演讲旁若无人地准备着。但从不自觉地飘入耳膜的内容判断我的好意似乎有点愚蠢了,话题一会儿是涉及历史,一会儿又是当下的污秽实事,还夹杂一些无聊的娱乐新闻…原先的假想滋生令人作呕的厌恶。
另外店内最多的人群当属三

匠心不足,文艺尚余——我的2017

用虚度逃避了一个短暂的元旦,终于在这个湿漉漉的雨夜决定静下来痛彻地剖析一下刚逝去的一年中的自己。

写总结对我来说一直是件非常痛苦的事儿,一来平时做面包时候的万千思绪总是觉得在落笔的时候怎么理也理不顺;二来,我一向是个自我认知特别超前的人,写总结就好像把这些认知统统揪出来扎一块儿,捆紧了才能一起丢入海中沉下去,这个过程就好像把自己勒得越紧越好,痛到无法呼吸才能感到松绑后的畅然。

这一年做了很多面包,也就是说大部分时间处于体力劳动,所以,明显感觉到了蕴藏于体内的“匠心”与“文艺”的冲突。这样一来,不管是哪一个词我都害怕触碰,怕到烦躁,或许用“理智”与“感性”的矛盾会妥帖点地让心里舒服一些。于是...

饥饿感总会似有若无地嘲笑着人类的平凡。

又是一年即将画上句号。偶尔突如其来的空洞还在书写着省略号。

忽而,秋天实实在在地来临了…夏日的冗长与燥气总是让人恍惚觉着温度还会返高,怕明晃晃的阳光还是会灼伤眼球…于我而言,潜意识里的确深深爱上了夏天这个让人可憎的季节,仔细思索过缘由,大概是年岁渐长,想更像夏日般活得清晰、明朗。不过,显然,尴尬的年纪尴尬的心态,整个夏天都觉得过得几近病态,就像长辈们口中提及的今夏一反常态的“热”。
可能是我真的还不能妥善处理“孤独”这个状态,无法“孤独”的艺术之美在我身上开出绚烂的花。所以我责备自己,怪自己无能,这种责备也会不知不觉转移到周边的人,最多时候殃及的自然是亲人。恶性循环,这样的不洒脱更是让自己深恶痛绝…不知不觉,染了一身戾气…太可怖了…
直至最近才觉得内心有所...

深夜随笔

咖啡因又一次“滋润”了我的脑神经…
最近总觉得身体在被各种矛盾冲突侵蚀着,很痛苦
—这可能是在潜移默化中把自己培养成了一个所谓的不折不扣的文青所付出的代价吧……所以一直以来面对这两个字眼我是多么的逃避与惶恐。而如今惶恐愈演愈烈,就好像快要爆炸!
但,为什么也就没有“爆炸就爆炸吧”的放纵!可能是被扎了一个小孔,漏了气,爆炸亦无所获。一个泄了气的气球是要被孩子遗弃的玩具,而我还要期待吗?还要期待有人捡起来为我贴个胶布吗……

别样风景。晚安。

仍旧是飘着细雨的梅雨季清晨,空气比前几天透彻许多,来到工作室,看了眼记事本,今日工作量不多,便平静专注地做了份每日相差无几的早餐。然后,将第一批面团割口,送入预热完的烤箱,按下蒸汽按钮,便可气定神闲享受专属的早餐时间。翻几页书,让文字成为沙拉的调汁,送入嘴里,慢慢咀嚼,别有风味。养分渗透血液,淌边全身,被滋润了的脑神经便发出想要记录的信号。
我喜欢这样与文字交融的时刻,也会贪恋在食物前放空的瞬间,但我一直很难在面包师和文青角色的转换中游刃有余。将近而立,我都还是个不聪明,不果敢也不任性的女人。这注定我永远无法在同时喜爱的东西前作出不计后果的取舍。也可能注定得不到野心蓬勃时候想要的成功。我不知道十...

景已逝,人亦非,唯有面团中的微小生命不息,有你们真好!

1 / 24

© 苦杏仁 | Powered by LOFTER